首頁 » 社員天地 » 九三文苑 » 紅日出海
   
紅日出海
 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2019-07-23

早早起來,漫步海邊。昨日冒雨而來,此刻海上依然一片昏黑,隻有遠處澎湃的濤聲。遙望東方,沿水平面露出一絲魚肚白。再上面是湛藍的天空,挂着一彎金弓般的月亮,光潔清雅。遠處的燈塔,在海陸之間不停劃出一輪輪白色的光環,指點着航帆的歸程,照亮了夜行人的迷茫。一會兒,曉風凜冽,掠過黑青色的大海。夜幕從東方次第揭開。微明的晨光,踏着清白的波濤由遠而近。海浪拍打着岸堤,越來越清晰可辨。曉月不知何時由一彎金弓化為一彎銀弓。蒙蒙天空漸次染上了清橙的微黃。銀白的浪花和黝黑的波谷在浩渺的大海上明滅。夜夢猶在海上徘徊,而東邊的天空已睜開眼睛,日照的黑夜就要消失了。
  這時,太陽升起在潔淨的天空上,月亮還仿佛遲遲不願離去。他們如同一對兄妹,在遼闊的海上相望着。這是一對不能常見的兄妹,一個蒼白而蔚藍,一個金黃而火紅。一個是黑夜的皇後,一個是白晝的君王。這兩個金黃和銀白的圓盆分别高懸于天空的兩側,一個是黑夜的明燈,一個是白日的火炬,一起在晨光中的這一片海上閃爍,構成一種日照初光的最奇異獨特的景象。然而,月亮的光輝畢竟難以與太陽匹敵,便漸漸隐退了,消失了,在天空中隻留下一片迷茫的灰色。海平面上出現了一道金色耀眼的光輝,照在一片翻滾的雲彩之上,無數雲朵如同腳下波浪起伏的海水,泛着泡沫,滾向遙遠的遠方。這時,曙光如鮮花綻放,如水波四濺。天空,海面,一派光明,海水漸漸泛白,東方天際愈發呈現出黃色。曉月、燈塔黯淡下來,終于尋不到了。一群海鷗宛如太陽的使者掠過海面,萬頃波濤仰望東方,發出期待的喧嚣——于無形之中湧現四方。
  五分鐘,十分鐘。東方迸射出奪目金光,海邊泛出了一點猩紅,多麼迅疾,讓人無暇想到這是日出。屏息凝神間,海神已高擎手臂。之間紅點出水,漸次化作金線,随後,旋即一搖,擺脫了水面。紅日出海,霞光萬道,朝陽噴彩,千裡熔金。大海之上,長蛇飛動,直入眼底。面前的黃海岸邊頓時卷起金色雪浪。
  柔和的陽光從東方噴薄而出,沾着濕潤的晨霧,便化作七彩的顔料潑灑開來,灑在起伏的波濤上,灑在翠綠的樹木上,灑在沙灘、青草、鮮花上,皴染出一幅極淡雅的山水畫。升騰變幻的霧氣,仿佛是宣紙上尚未洇幹的墨迹,以緩慢的速度變化着造型,大海微波掩映在朦胧的雲霧懷抱之中。畫的層次感極強,近處的葉片纖毫畢現,遠處雲霧缭繞,由近及遠,一層一層模糊下去。金色的陽光籠罩着蔥郁的林海,遠遠望去,綿延的防護林在風中就像綠色的堤壩,翻湧着一輪輪波濤,洶湧起伏中蘊含着雷霆萬鈞。沿海防護林松巒蜿蜒,宛如潑墨,順着海邊揮灑浸染開來。側耳細聽,遠處海浪的喘息聲隐約可聞,海邊數公裡長的海岸,坡緩灘平,細沙如金,在陽光下熠熠閃光。(作者王韻,中國作協會員,九三學社社員,冰心散文獎獲得者。山東省級新的社會階層代表人士,山東省新知聯理事,山東作協重點扶持項目簽約作家,煙台作協散文委副主任。)

   
« 上一篇:夜來香花開的時候
» 下一篇:雪花
網站地圖 |  聯系我們 |  移動端 |  電腦端 
版權所有九三學社山東省委員會
建議使用IE9.0以上浏覽器浏覽 未經許可不得鏡像
備案/許可證編号為: 魯ICP備12026643号
您是本站第16459858位客人